連長的媳婦(七) -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
您的位置:

首页>另类小说>連長的媳婦(七)

連長的媳婦(七) -

<br>(七)<br><br><br><br>整個一天,我都像失魂落魄,沒有了主心骨。連長這天沒有上山施工,一直<br><br>陪著嫂子,幫著收拾東西。而我強忍著離別的悲痛,還要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,<br><br>把這些天晾曬的蘑菇裝包,放進嫂子的提包裡。這一天,我很無聊,看著嫂子那<br><br>肥大的屁股,卻沒有機會摸,這讓我很失落。<br><br><br><br>到了晚上,營長在營部擺了酒席,給嫂子送行。所以,四個連隊幹部,還有<br><br>幾個排長都沒在連隊吃,下山到營部去了。我在連隊吃的,這頓飯很難嚥下去,<br><br>眼睛時不時地看著嫂子曾經做過的地方發呆,腦子裡一直回憶著這幾天甜蜜的性<br><br>生活。有時候我會偷偷地笑出聲,有時候睹物思人,有哭的感覺……一直到很晚<br><br>,營裡打來電話,我才眼前一亮,知道有機會和嫂子見最後一面了。<br><br><br><br>連裡的電話,是黑乎乎手搖的那種。當我拿起電話,就聽到對方是營部通信<br><br>員的聲音,他說:「小周,你馬上到營部來,你連長喝多了。」<br><br><br><br>我馬上精神一震,答應一聲,幾乎是跳著跑出帳篷,然後一溜煙的往山下跑。<br><br>我知道我的目的,我是要看看嫂子,哪怕不能做愛,看一眼也會覺得安心。<br><br><br><br>連長果然醉的不省人事,稀里糊塗的叫罵,狂吐著。我和營部幾個兵,費了<br><br>很大的力氣才把他連扶帶擡的,弄到他的住處,一個老百姓的草房。那時,中國<br><br>農村很窮,特別是在大山裡的農村,草房是很普通的。這是三間草房,中間是廚<br><br>房,兩邊是屋子,屋子裡是對面炕,俗稱南北炕。<br><br><br><br>營長命令我,晚上扶持連長睡著了,如果太晚了,就別回連隊了,到西屋睡。<br><br>農村的西屋幾乎就是倉庫,炕上堆滿了東西,還好,老百姓拿來了褥子和被,這<br><br>讓我很放心。<br><br><br><br>連長一直要水喝,喝完水沒過多久就要吐。我往返在屋裡屋外,一會拿著水<br><br>瓢打水,一會拿著臉盆往外到贓物。一直到半夜,連長才消停下來,說要睡覺了<br><br>。在我伺候連長的時候,嫂子一直在邊上看著,不時地也幫上一把,可連長心疼<br><br>媳婦,讓嫂子早點睡,因為她是明天上午十點的火車,而從山裡到縣城需要兩個<br><br>多小時的路程。嫂子只好和衣倒下。<br><br><br><br>等連長有了呼嚕聲,我看了一眼嫂子,她已經睡著了。此時的我看到她側身<br><br>高高隆起的胯骨,真想馬上撲上去,但我沒敢,畢竟連長在身邊。再說了,現在<br><br>嫂子是我女人,我也不忍心打擾她的美夢。我只好輕輕的走出來,來到西屋倒下<br><br>。這時,我才發現我原來一天沒有做愛了,剛倒下雞巴就硬了起來。我有一種感<br><br>覺,嫂子一定會過來的。但等了好久,嫂子也沒來,我只好在寂寞中慢慢沈睡了。<br><br><br><br>我做了一個夢,在那愛情石下的鴛鴦洞裡,嫂子全身赤裸倒在我身邊,輕輕<br><br>地呼喚著我,擼著我的雞巴。我猛然醒來,發覺身邊真有個人,聽那溫柔的呼喚<br><br>,就知道是嫂子。她什麼時候鑽進我的被窩,我竟然絲毫沒有察覺。但此時,我<br><br>的睡意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,緊緊抱住嫂子,她真的是赤身裸體。<br><br><br><br>此時的我們,沒有太多的話語,只是做性交前的準備,相互撫摸、親吻,然<br><br>後我迫不及待的翻上去,把雞巴插進陰道里。嫂子「哦」了一聲,輕輕的說:「<br><br>一會我來勁的時候,親住我的嘴。」<br><br><br><br>我明白嫂子的意思,使勁的抽插著,把憋了一天的雞巴,奮力的插進、抽出<br><br>,再插進、再抽出……<br><br><br><br>嫂子終於高潮了,她緊緊的抱住我的脖子,嘴送進我的嘴裡,把呻吟都吐進<br><br>我的肚子裡。我把嘴張大了,使勁的嚥著嫂子激動的聲音,下面奮力的抽插,讓<br><br>嫂子得到更大的滿足。最後,嫂子不再呻吟,滿足的嘆了一口氣。而我也開始射<br><br>精,把憋一天的精子,都注射到那美妙的陰道里。<br><br><br><br>我們沒有纏綿的話語,都急急地穿衣服。嫂子很厲害,她把自己的衣服一樣<br><br>一樣脫在炕邊,順序井然,摸黑也能有條不紊地穿上。而我在閒暇之餘,伸手摸<br><br>摸奶子和屁股。<br><br><br><br>「我回去啦。」嫂子輕輕的說,然後又輕輕地走出房門,這是嫂子在山上和<br><br>我說的最後一句話。<br><br><br><br>早上六點半,我才從美妙的夢中醒來,這是營部通信員給連長送飯驚醒我的<br><br>。而我在平時總是五點起床,給幹部打好洗臉水,這是我的工作,可今天一定是<br><br>昨晚偷情所致,才一直睡到這時。<br><br><br><br>我聽到連長起來開門聲,然後讓營部通信員迅速離開,又聽到一些奇怪的聲<br><br>音,就聽嫂子說:「小周還在那邊睡覺呢。」<br><br><br><br>我立刻明白連長要做最後的告別,我立刻閉上眼睛裝睡。<br><br><br><br>「都幾點了,還睡覺?」連長衝進西屋嚷著。我敢肯定,他是用腳踹的炕沿<br><br>,聲音很大。<br><br><br><br>「趕緊滾,上山去。」連長吼著。<br><br><br><br>「人家小周昨晚伺候你大半夜,讓他多睡一會。」嫂子在那屋嚷。<br><br><br><br>「滾滾滾,上山去吃飯,我這裡沒有你的飯。」連長仍舊咆哮著。<br><br><br><br>我知道連長已經迫不及待了,他要趁這早上珍貴的時間,和嫂子做愛。我連<br><br>忙起身,穿上衣服走出門。遠遠地我看到,那扇門關上了,而窗簾一直也沒拉開<br><br>,裡面一定發生了一些事。我心裡有些酸楚,也有些好笑。但我心裡清楚,還有<br><br>一件大事沒有做,那就是取回我和嫂子的褥子,那些棉衣。<br><br><br><br><br>